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体系的建设策略分析论文

考试信息网 2021-04-01 实用文 论文

【考试信息网 www.infobigs.com】

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体系的建设策略分析论文

  一、引言

  旅游服务业作为一种新兴的现代服务业,因其独特的产业特点而对经济发展作用巨大。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服务业的意见》中明确指出要把我国旅游服务业培育成为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而发展旅游服务业就需要对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现状与制约因素进行准确评价,以便制定适宜的政策措施和实施科学的经营管理。

  国内对于我国旅游服务业评价体系的研究,主要围绕区域或城市旅游业竞争力评价体系、旅游业绩效评价、旅游业发展质量评价等研究展开。例如张梦从市场竞争力、核心竞争力、基础竞争力、制度竞争力角度构建区域旅游业竞争力综合评价体系,王琪廷、罗栋从城市的市场竞争力、服务竞争力、产品及资源竞争力和发展竞争力角度构建城市旅游综合竞争力评价体系,陈秀琼、黄福才从产品质量、环境质量、要素质量、产业增长方式和产业运行质量等方面对中国旅游产业发展质量进行综合定量评价。本文在借鉴各研究的基础上,从“发展”的广义范畴出发,构建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体系。

  二、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的指标体系

  旅游服务业是一个跨行业的综合性产业,根据游客食、住、行、游、购、娱六大旅游需求,被划分为旅行社、旅游饭店、旅游交通、旅游资源开发、旅游娱乐、旅游购物等六大产业部门。发展经济学家从广义范畴上解释“发展”为经济现象的产出增长、规模增加、结构改变以及相关条件、基础和环境的变化。鉴于此含义,本文旅游服务业发展的内涵包括旅游服务业的发展规模、发展结构、发展效益、发展条件、发展基础和发展环境等方面的发展变化,并将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设计为三级(三层)。其中,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的综合实力为一级指标(A层),并分解为旅游服务业的发展规模、发展结构、发展效益、发展条件、发展基础、发展环境6个二级指标(B层),六个二级指标又分解为38个三级指标(C层)(见表1)。这38个三级指标为统计指标,或可通过统计指标运算获得的指标,尽可能减少主观因素,以确保评价体系的客观性和可操作性。

  注:旅游服务业区位商=(我国旅游服务业总收入/我国GDP)/(世界旅游收入/世界GDP),区位商值越大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程度和专业化水平越高。旅游资源得分=世界文化遗产+5*世界自然遗产+0.1*国家级风景名胜区+0.5*国家4A级及以上旅游景区+0.01*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三、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的方法运用

  (一)指标数据的预处理

  本文对于C层指标的原始数据进行无量纲化的预处理时采用因子分析法,因子分析法中默认的一致化处理方法是Z-score法,按照统计学原理对实际指标进行标准化,指标评价值yi计算公式为:yi=(xi-)/s,xi为指标实际值,为样本平均值,s为样本标准差,由进行因子分析的统计软件直接实现对指标数据的预处理。

  (二)评价方法的运用

  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包含众多指标,因而需采用多指标的综合评价方法,本文选用层次分析与因子分析相结合的评价方法。层次分析法能实现对复杂系统的决策思维过程的模型化和数量化,为评价模型的构建提供依据。对于处理C层指标相互之间可能存在的一些重复信息,因子分析法是较为合适的一种方法。层次分析与因子分析方法的结合运用,能够增加评价结果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三)指标权重的确定

  首先,建立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递阶层次结构;其次,构造两两比较判断矩阵,根据专业知识和旅游服务业的发展特点,分别比较其相对重要性;再次,利用YAAHP(0.5.2)对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A—B层判断矩阵进行一致性检验;最后,使用YAAHP(0.5.2)的方根法得到权重(见表8第2行权数所示)。

  四、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的实证分析

  本文涉及的38个三级(C层)指标数据,绝大多数由2001—2010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旅游统计年鉴而得,旅游资源得分由相应计算公式和各类旅游资源数据计算而得,互联网普及率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历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而得,人均绿地面积由全国绿化委员会发布的`历年《中国国土绿化状况公报》而得。运用社会经济统计软件SPSS13.0,对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中的三级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并分别计算中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规模、发展结构、发展效益、发展条件、发展基础和发展环境得分,最终形成综合评价模型和综合得分。

  (一)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形成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2)。

  运用社会经济统计软件SPSS13.0,对表2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723,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126.130,P(Sig.=0.000)<0.05,表明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的因子得分如表2综合得分所示。综合得分越高,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越大。得分正数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高于这10年的平均水平,负数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低于这10年的平均水平。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的综合得分连年上升,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规模每年有较大增长。

  (二)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产生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3)。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01-2010).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对表3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553,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23.333,P(Sig.=0.01)<0.05,表明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的综合得分如表3综合得分所示。综合得分越高,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越合理。得分正数说明当年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与这10年的平均水平相比更为合理,负数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与这10年的平均水平相比更不合理。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的综合得分先升后降,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结构并没有随着旅游产业的整体发展和旅游服 务业发展规模的扩大而有所改善,应是我国旅游服务业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三)旅游服务业发展效益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得到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效益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4)。

  对表4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640,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110.860,P(Sig.=0.000)<0.05,表明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效益综合得分如表4综合得分所示。综合得分越高,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效益越好。旅游服务业发展效益综合得分连年上升,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效益每年有较大提升。

  (四)旅游服务业发展条件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形成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条件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5)。

  运用社会经济统计软件SPSS13.0,对表5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791,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86.846,P(Sig.=0.000)<0.05,表明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条件综合得分如表5综合得分所示。综合得分越高,说明当年的旅游服务业发展条件越好。旅游服务业发展条件综合得分连年上升,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条件每年都有较大改善。

  (五)旅游服务业发展基础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产生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基础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6)。

  运用社会经济统计软件SPSS13.0,对表6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858,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126.243,P(Sig.=0.000)<0.05,表明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基础的因子得分如表6综合得分所示。旅游服务业发展基础综合得分连年上升,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基础每年有较大增强。

  (六)旅游服务业发展环境得分

  通过采集2000—2009年统计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必要处理后,得到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环境评价的基础数据(见表7)。

  运用社会经济统计软件SPSS13.0,对表7原始数据进行KMO和Bartlett’s检验。KMO抽样适度测量值为0.731,大于0.5,Bartlett检验值为153.440,P(Sig.=0.000)<0.05,显示原始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2000—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环境综合得分如表7综合得分所示。旅游服务业发展环境综合得分连年上升,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环境每年都有较大优化。

  (七)旅游服务业发展的综合评价

  结合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特点,本文选用线性加权合成的方法,把B层各指标的因子分析得分值与其权重相乘后进行加总,得到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的综合得分:综合得分=0.30*发展规模得分+0.18*发展结构得分+0.12*发展效益得分+0.30*发展条件得分+0.07*发展基础得分+0.03*发展环境得分(见表8)。综合得分越高,说明旅游服务业发展的综合实力越强。

  从综合得分可以看出,近10年来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综合实力在不断提高。但从各指标看,综合实力的提高并不是均衡演进的。如图1所示,在综合实力整体提高的过程中,发展规模、发展效益、发展条件、发展基础、发展环境与综合得分基本保持了同步增长或快于综合实力的提升。其中,发展基础、发展环境基本快于发展规模的增长,发展效益和发展条件基本滞后于发展规模的增长。这说明我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规模的增长更多是由发展基础和发展环境相关因素带动的,而与旅游服务业发展关系密切的发展条件和发展效益发展还相对不足。更需要指出的是,我国旅游服务业的发展结构明显滞后于综合实力的提高,发展结构成为影响旅游服务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五、结论

  根据“发展”的广义范畴,从旅游服务业发展的规模、结构、效益、条件、基础和环境等角度建立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运用层次分析与因子分析相结合的评价方法进行评价,从而构建出较为科学系统的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体系。运用本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所进行的实证分析表明,发展我国的旅游服务业,必须注重提高发展效益,努力完善发展条件,切实改善发展结构。

  张梦.区域旅游业竞争力评价:指标构建与方法选择.旅游学刊,2007(2):13-17.

  王琪廷,罗栋.中国城市旅游竞争力评价体系构建及应用研究.统计研究,2009(7):49-54.

  陈秀琼,黄福才.中国旅游业发展质量的定量评价研究.旅游学刊,2006(9):59-63.

  万绪才,李刚,张安.区域旅游业国际竞争力定量评价理论与实践研究.经济地理,2001(3):355-358.

  陈鹰,叶持跃.略论旅游规划中的资源评价问题.规划研究,2006(4):30-32.

  赵焕臣,许树柏,和金生.层次分析法.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

中国旅游服务业发展评价体系的建设策略分析论文】的相关文章:

工厂电气论文

企业战略网络以及关系效应论析